技术是否放行在美国再引讨论,我国科学家首创

2019-11-06 06:34栏目:生命科学
TAG:

3名华人学者最先“中枪”,美科技界加速肃清外国影响
“三父母”技术是否放行在美国再引讨论
我国科学家首创1型糖尿病全新治疗性DNA疫苗

当地时间4月19日,据《科学》杂志报道,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解雇了3名资深研究人员。经证实,3人均为华人。

新华社华盛顿4月18日电 综述:“三父母”技术是否放行在美国再引讨论

日前,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免疫室主任奚永志团队申报的《基于B7-1-PE40KDEL外毒素融合基因的DNA疫苗及其用途》,正式获得国际标准“三方”发明专利授权。该成果是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原创性成果,也是我国全新治疗性DNA疫苗领域获得的首个国际标准“三方”发明专利授权。此举是我国在1型糖尿病生物治疗新药研究领域取得的重要突破,也标志着我国在全新型治疗性基因疫苗的创新研究领域走在了世界前列。治疗性DNA疫苗是在基因治疗技术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发展而来的具有革命性的生物高新制药技术。由于其特异性强、疗效确切、安全性好、生产制备成本低,现已成为继单克隆抗体药之后,全球生物制药产业中又一个新的战略制高点。据了解,“基于B7-1-PE40KDEL外毒素融合基因的DNA疫苗”在前期的动物实验中,能够有效防治1型糖尿病,纠正1型糖尿病自身紊乱的细胞与体液免疫应答反应,修复损伤破坏的胰岛β细胞,恢复自身胰岛素的分泌。值得一提的是,该疫苗只需在患者皮下或肌肉注射一次,即可维持疗效近一个月,将极大地提高该DNA疫苗用药的依从性,有效地避免患者每天用药的麻烦。据了解,该疫苗已准备申报临床试验,未来将根据军民融合相关要求,逐步进入产业化阶段。(作者:戴欣、程诚、贾丽媛单位: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

此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曾告知安德森癌症中心,这些科学家可能严重违反了有关同行评审保密和国外关系披露的机构规定。

新华社记者周舟

在给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信中,NIH共指控了5名研究人员。除了上述3人,还有一人正在接受调查,另一人已被证明无需处分。虽然未透露5人的名字,但该中心主任Peter Pisters承认,他们都是亚洲人。

本月初在希腊的一家医院中,又一名“三父母”婴儿借助线粒体替代疗法诞生,这种可以克服遗传疾病的新技术再次引发关注。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艾·科恩17日组织了一场论坛,邀请业内专家展望这项技术的应用前景,旨在推动美国为这种存在争议的技术放行。

这一最新举措同NIH去年发起的一项“清洗行动”有关。

每个人都从父母那里继承三份遗传物质,分别是父亲精子的细胞核DNA、母亲卵子的细胞核DNA以及母亲卵子中独立于细胞核的线粒体DNA。线粒体DNA有缺陷就会导致线粒体遗传病。而在“三父母”技术手术中,医生首先从母亲的卵子取出细胞核,将其注入已去掉细胞核的捐赠者的卵子内,再对卵子实施体外受精,最终获得的婴儿同样拥有3人的遗传物质, 即除了父母的基因外,还拥有捐赠女子的线粒体遗传物质。由于涉及伦理争议,美国等多国仍禁止这一技术。

当时,美国政府越来越担心,外国,尤其是中国,正在不公平地利用联邦资助的研究。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细胞发育生物学助理教授迪特里希·埃格利在论坛活动上透露,其团队已使用线粒体替代疗法为4位女性患者创造出“三父母”胚胎,但受本国法律限制,目前这4个胚胎都处于冷冻状态。这4位提供卵子细胞核DNA的女性均携带线粒体遗传缺陷。线粒体变异会导致肌肉无力、肠道功能紊乱或心脏病等遗传病。

此后,NIH敦促至少55家研究机构对其资助的特定研究人员的海外关系展开调查。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举动只是一个开端。

埃格利表示,他不准备借道国外进行胚胎植入,希望能借此推动建立本国的监管框架。

内部文件和同NIH的邮件往来显示,该中心多年来一直同联邦调查局合作,秘密开展国家安全调查,其中包括搜查教职员工邮件,甚至调用监控视频。

2015年12月,美国国会在拨款法案中禁止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有目的制造或修饰人类胚胎以改变遗传基因的临床试验”。但2016年2月,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学院下属医学研究所组成的一个专家委员会发布报告称,对线粒体遗传病高危母亲进行线粒体替代疗法“在伦理上是允许的”,但必须要有一些限制条件。

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举动以及NIH和FBI更大范围的行动,在美籍华人科学界引发了深深的担忧。

这些限制条件其中一条是,试验应仅限于某些女性,即她们的线粒体缺陷遗传可能导致下一代早死或其他重大伤害;另一条是现阶段用线粒体替代疗法制造出的胚胎必须是男性才允许用于生殖目的,因为男性不能把修改的线粒体再遗传给下一代。

位于纽约的华人精英组织——百人会主席Frank Wu表示,科学研究依赖于思想的自由流动,并且“国家利益是通过欢迎人们,而不是基于一个人来自哪里的种族偏见来维护的”。

美国新希望生殖医学中心张进团队曾采用“三父母”技术,让世界首个细胞核移植“三父母”婴儿于2016年4月诞生。由于美国禁止这一技术,张进团队所获胚胎是在未限制“三父母”技术的墨西哥植入患者体内的。

在过去的17个月里,FBI一直对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华人学者进行调查,但并未解释原因。这也引发了休斯顿当地华裔社区的担心。

科恩认为,线粒体替代疗法与基因编辑婴儿有所不同。基因编辑婴儿人为改变了婴儿的部分基因,而“三父母”婴儿的基因均来自天然存在的基因。

“我们不停地看到一些杰出的中国研究人员未经正式起诉,便被指控违法。”在休斯顿负责调查经济间谍活动的Rogene Gee Calvert表示。

目前,英国、乌克兰和希腊已给“三父母”婴儿的诞生开了绿灯。科恩表示,他担心美国的监管环境会让美国人选择去监管不严格的外国寻求医学帮助,这反倒不如在美国本土展开有效监管的临床试验。

除了安德森癌症中心,《科学》杂志和《休斯顿纪事报》确认,当地至少还有3家研究机构收到了NIH的信件。

但这种技术的应用也引发一定担忧。美国纽约干细胞基金会的迪特尔·埃利等人2016年在美国《细胞-干细胞》上发表文章称,在线粒体替代疗法中,母体少量有缺陷的线粒体DNA会搭细胞核的“便车”,被移植入捐赠卵子中,并有可能取代后者的健康线粒体DNA,结果无法消除疾病。此外,该技术临床试验需要长期跟踪,甚至直到生育出的孩子长到18岁。英国牛津大学生殖医学副教授蒂姆·柴尔德说,目前很难对这种技术的风险性做出全面评估。

这些信件指向8名教职员工,其中4人来自贝勒医学院,1人来自得州大学健康科学中心,还有3人的所在高校要求匿名。

而最近在希腊诞生的“三父母”婴儿的母亲并没有线粒体遗传病,采用这种技术只是因为它可以提高试管婴儿的受孕率。柴尔德说:“如果为了避免严重的线粒体疾病,你可能认为值得冒一次险,可如果一开始就不知道是否应该这样做,就另当别论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金沙平台唯一官网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技术是否放行在美国再引讨论,我国科学家首创